Jump to Navigation

烏竹據點學生與律師共進午餐 輕鬆對談

Share/Save

12年國教起跑,學生對於未來志向選擇充滿許多困惑,環宇國際文化教育基金會誠愛家園社區關懷據點服務弱勢家庭兒少,為了幫助學生了解職場各行各業需要具備的基礎知能,烏竹據點在寒假中辦理「職場達人分享會-律師篇」,本會社工婷媖邀請到陳建欽律師和陳琪苗律師,在2/6(五)中午以午餐分享會的方式,與學生輕鬆對談,特別感動的是兩位陳律師無酬分享,還自掏腰包請學生享用Pizza和臺南知名冰果室水果盒。

由據點學生為大家服務餐點

 

依婷老師事先請學生寫下對律師這職業的想像及問題,由兩位陳律師分享自身經歷並回應問題。陳建欽律師從分享如何在軍營吃飽引題,學生聽了笑開懷,之後娓娓道來「因家境不好,小學五年級就開始打工人生,曾經擔任過廟會戲童,學習到用食用色素上妝的知識和技巧;吹奏西索米,雖然不會吹奏,但是學習到暗號的意思;剝蓮子,剝了幾十萬顆以後,現在還可以帶朋友去白河蓮鄉玩,順便示範熟練的剝蓮子技巧;去做馬達;做過橡皮圖章的橡皮成型工作,練就了查字典很快速的功夫。後來就讀軍校,對機械方面有興趣,特別專研,因此這次飛安新聞也馬上在群組中發佈判斷可能失事的原因。讀國中時英、數都不好,但是英文和數學其實都有可用之處」,陳律師藉此勉勵學生不要輕看每一科的功能。「會轉去讀法律是因為一個工作待久了,職位愈高,發現工作很無趣,剛好又遇到一些事情覺得法律很有趣,所以就去考插大,一考就考上東吳法律系,從大二開始讀,一讀發現原來熟悉的工程英文是很簡單的,難在專有名詞,選讀東吳法律系也是為了搶救菜英文。畢業後考律師考得不好,先去教書-機械操作,又剛好遇到學生家庭有法律問題,重新思考讀法律系的初衷。邊工作邊考試的過程中,擔任過汽車銷售業務代表、家具銷售員、補習班催繳,最後擔任法官助理。」陳律師鼓勵學生說『當老天爺關了一扇窗,必有一條路,要自己去尋找。』

陳建欽律師有趣的打工人生分享

 

出身自工人家庭的陳琪苗律師分享「父親鼓勵好書、壞書都要讀,母親鼓勵四個孩子都要努力向學。」那個年代剛好是經濟起飛的年代,也是加工出口區興起的年代,「母親說不讀書就去做工。」,琪苗律師在國中時就立定志向要讀台大法律系,高中考上高雄女中,大學如願考上台大法律系,剛考上時很困惑,跟看見的司法環境有關。雖然如此,她表示「因為想到學費是父母努力賺錢付的,還是都會去上課,不曾翹課。」從台大法律系畢業後,朝少年保護官(即觀護人)的方向努力,但是接連2年都沒考上,就回高雄找工作,第一份工作考上花旗銀行法務,上班後才知道那是催款的工作,因為不像陳建欽律師有豐富的人生經驗,一開始被同事鄙夷,但不恥下問後,同事也都願意教導。外商公司是看能力調薪的,隔年她是同部門裡面唯一有調薪的,因為一個人平均要處理好幾百份催繳案件,從這份工作培養按時效性分類,有效率的處理案件的方法,但此時想起自己讀法律系的初衷,於是辭職北上補習,再回臺南準備考試,這次考上律師,當時王作榮擔任考選部部長,律師錄取率從原本二十幾人提升為幾百人,那年有5百多位錄取,經介紹至高雄實習,「我算幸運的!」她笑說。「同年錄取的有很多人沒有找到指導律師,只好勉為其難當沒有收入的實習律師,為了生活還得打工維生。國家為了提升錄取率,卻沒有為突然增加的實習律師找出路,很有正義感的我,在結訓典禮上仗義直言,受到同學的青睞與肯定,獲邀至臺南工作。」琪苗律師也在法律扶助基金會剛創立台南分會時擔任執行秘書,她說「到現在,還是有很多偏鄉的社區居民仍然不知道法扶的存在,以為法院還是以前的『有錢的判生,沒錢的判死』(台語)。」她鼓勵學生不要放棄每個機會,可以累積多點人生經驗,豐富視野,遇到困難,誠懇的不恥下問,是最好的方法。

陳琪苗律師分享出身工人家庭的經驗

學生們對律師最好奇的問題有「月薪多少?」、「壞人,你也會幫他嗎?」、「有沒有很難處理的案件?」,律師們回應「如果是自己當老闆,就沒有月薪;受僱的才有月薪,像是公司的法務,大約5-6萬。」,而律師是處理人的事情,這是不太容易的,跟經驗、知識也有關係,兩位律師專長處理民事案件,陳建欽律師分享「處理案件的過程中,也在學習,例如:橋樑工程,客戶會教你相關知識。」,對於最近常被提起的「恐龍法官」,這跟法官養成的環境有關,當人少的時候,用大自然法則就可以處理;但是人多的時候,就需要法律規範。

透過兩位律師精彩的分享,學生們受益良多,也剛好滿足國中學生寒假作業需要完成的職場達人訪問,這是剛開始籌辦時沒想到的意外收穫。一場輕鬆、有歡笑的午餐分享會圓滿達成。

請律師在功課上簽名



Main menu 2

Dr. Radut Consultin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