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的開始

今天是回到台灣的第二天,回到台灣感覺好不真實。

我一點也不想要從夢境般的這段旅程中甦醒,還想要繼續沉醉在如夢一般的尼泊爾裡。感覺不好吃的食物:餐餐咖哩餐餐辣椒、甜的燕麥粥、加鹽的稀飯、從覺得難喝到欣然接受的奶茶和拉希、特別風味的披薩和三明治、誇張的雙顆蛋黃蛋;時不時停電的窘境;每天只有冷水澡的陪伴;手洗衣服的刻苦;熱到不行曬黑又曬傷的大太陽…一開始的種種不適應通通變成了想念。我想念學校裡每個孩子露出的純潔笑容,我想念團隊裡溫暖著每個人的妳妳妳你你,我想念另一個我不敢表達出的自己,我想念主動逗樂大家比我自己還要了解自己的你。

我是個擁有嚴重潔癖的人,我不能容忍自己沒洗澡、沒刷牙沒吹頭甚至容許昆蟲動物在我身旁飛來飛去,不過尼泊爾改變了我的堅持,短短幾天內我幫室友驅逐了很多隻不知名蟲子,白色的蛾停在我的身上也不再害怕恐懼,尼泊爾的美麗讓人著迷,也讓我徹底的解放我自己。

我不認為自己擁有任何的價值,我認為世界上沒有人需要我因為我根本一點也不重要,我認為因為我的不正常沒有一個人肯真心愛我,我不會對著陌生人微笑因為我知道熱臉貼冷屁股的心會有多痛,然而,Gorkha徹底改變了我對自己的鄙視和嘲諷。一進小學校門,大大的welcome還有孩子們燦爛洋溢的笑容讓我冰冷的心融化了,沒有人在乎我到底有多可悲的過去,沒有人因為我臉上的疤痕嫌棄我,沒有人會因為外在條件的差異將人分類,取而代之的是一顆顆真摯且熱情的心,於是我打開我的心然後露出一顆顆大大的牙齒,跟著孩子們瘋瘋傻傻玩了四天,第一次我發現原來我被需要著,第一次我知道原來我還有點用處,第一次我這麼想留在一個地方不想離去。

原先參加志工團隊我只是自私地想找到能夠繼續前進的力量,送了申請面試結束之後我發現自己找到了某些勇氣,於是出國前一天我甚至還無知的想要反悔出國,好險我還是毅然決然的前往機場,好幸運我可以遇見每一個你們,無論是團隊的伙伴、小學中學裡可愛的男孩女孩還是盛情難卻的十六歲尼泊爾男孩…,在夥伴們身上我看見無私的愛和關懷,像家人般的相處模式讓我自在絲毫不會想家;在孩子們身上我看見自己遺失很久的對微小事物的感動還有笑容,艱辛環境下仍然保持著樂觀心情是何等的美好情操;在十六歲男孩身上我看見了對夢想的勇敢追尋,我才知道自己有多麼輕易地放棄自我實現,也才慚愧地想找回意氣風發的那個自己;在UPF教育長的身上我看見了偉大和堅韌,因為讀書而迷惘的我似乎也只能透過讀更多書籍來釐清自己…我卑鄙地想從這段旅程中找到我自己,卻幸運地獲得了對生命的體悟和感激:我知道自己很幸福但是我卻不懂得感恩,教著孩童感恩樹的同時才發現自己的一味抱怨,我想我真的很幸運而且幸福,謝謝每一個愛我的人。

我相信這趟旅途的結束不代表著真的結束,而是另一段新關係的開始,在尼泊爾我找回了笑著的自己還有自信,這是我第一次來到GorkhaNepal,我想這絕對不會是最後一次。尼泊爾,雖然你的生活不盡方便,不過明年見!

尼五班/ 邱 O 芸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